殖民故事的翻版

保護區不斷受到的猖狂侵蝕,也對依靠此地區謀生的人們產生了龐大的影響。欣古勝利保護區北部的盜伐、土地掠奪和採礦活動已經開始入侵當地Apyterewa原住民保留區,這個區域是仰賴森林進行狩獵種植的Parakanã人的家園。

這不禁令人想起著一個多世紀以前外來侵略者企圖定居此地時所發生的的血腥殖民事件,當時的森林砍伐也引發了以此地為家的希克林族人與企圖非法佔領該保留區的侵略者在Trincheira / Bacaja原住民保留區內的暴力衝突 。

隨著越來越多的森林在欣古勝利保護區內消失,亞馬遜雨林深處原住民地區所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因為直到目前為止,這些地區基本上都還沒有遭到森林砍伐的威脅。但隨著廣泛的毀林行動將大型保護區切割成較小的森林碎片,人權組織擔心,這些仰賴森林維生的社群在雨林中的生活會變得越來越困難。

「當我們看到森林遭到破壞時……你看到的就是這些人延續其傳統生活方式的能力也遭到了破壞,」致力於保護雨林及亞馬遜盆地內原住民權利的非營利組織,看守亞馬遜(Amazon Watch)計劃主管溥葉(Christian Poirier)說,「他們需要有足夠的森林,讓他們可以從事傳統的狩獵和採集活動,並繼續他們的游牧生活方式。」

欣古勝利保護區內一處焚燒過後的現場。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該地區的傳統小農也說,他們也感受到了森林砍伐帶來的影響。他們說森林砍伐造成了更加不穩定,非季節性的降雨。 今年,欣古地區小農合作社的種植者們的可可產量下降了45%。 同時,巴西堅果的產量在上一季暴跌至幾乎為零,之後則維持在比正常水平低約95%的產量。

「雨季正在改變,這讓我們非常擔憂,它對合作社和社區產生了重大影響。」 欣古傑出小農綜合合作社(Camppax)主席多斯桑托斯(Raimundo Freire dos Santos)說。 此合作社利用農林業在森林內和森林邊緣進行永續種植,主要作物是一種用於藥物和化妝品的植物jaborandi以及可可和巴西堅果。 它的成員涵蓋了220至325個原住民和傳統部落家庭。

多斯桑托斯的另一個擔憂是,濫砍濫伐的森林將會損害該地區的聲譽,使小規模農民更難以出售他們的產品。 多斯桑托斯在合作社位於欣古聖菲力的倉庫中對Mongabay記者說:「將來,人們會因為這個地區的森林砍伐而不再願意從這裡購買可可或堅果。」

Camppax合作社主席多斯桑托斯。Ana Ionova攝;來源:Mongabay

同時,還有跡象顯示,該地區內盜伐森林的這些人正在使用農業毒素破壞森林,其中某些毒素與包括癌症在內的嚴重健康問題有關。 據阿巴德說,他們已經發現了好幾個將這些化學物質(通常用於輔助大豆的收成)施放在原始森林頂端、使其乾燥好更容易燃燒的案例。

砍伐森林也可能對該地區的生物多樣性產生非常深遠的影響,該地區位於廣闊的欣古生態走廊上,是亞馬遜河流域一個重要的多樣化保護區。 欣古勝利保護區內居住著無數種動植物,其中有許多都不適合生活在溫度較高且植被較少的地區。 這些物種了包括長得很像小美洲虎的野貓Oncilla(tigopusus tigrinus)和巴西貘(Tapirus terrestris),這兩個物種都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脆弱物種。 溥葉指出,但該地區的大部分生物多樣性都還仍未被完全探索,這也意味著我們尚未能完全了解森林大火和森林砍伐的影響。

他說:「這裡的生物多樣性是如此之高卻又如此局部化。我們不可能知道大火滅絕了多少物種。但是我們很有可能正親眼目睹許多物種在這些火焰中被滅絕。」

參考資料
Hansen, M.C., A. Krylov, A. Tyukavina, P.V. Potapov, S. Turubanova, B. Zutta, S. Ifo, B. Margono, F. Stolle, and R. Moore. 2016. Humid tropical forest disturbance alerts using Landsat data.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11

上稿編輯: RayPeng (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Center)

发表者 Maria Salaza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