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策将置柬埔寨人民与环境于砧板之上

  • 在川普总统提交的2018年预算方案之下,柬埔寨所接受的美国经济援助可能将减少达70%。
  • 对柬埔寨而言,这意味着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NAID)总计约1170万美元援助的削减, 其中来自后者的援助,包括一系列旨在维护柬生态环境及控制和应对环境变化问题的项目。
  • 川普的孤立主义及“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政策会导致东南亚的政治真空,趁此中国可能会介入并取而代之。历史上,中国政府对于在外机构和公司对当地环境产生的影响一直闪烁其词。
  • 川普的威权主义和反环保政策很可能为发展中国家的专制领导人所效仿,例如柬政府最近就采取行动逮捕异见者,并且寻求跨国公司合作,修建大型基建工程——这些工程通常伴随大量腐败行为,并且对自然环境损害巨大。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在华盛顿集会,抗议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川普大幅削减国际援助署对柬埔寨和其它国家援助的计划,若被国会批准,将终止旨在增加碳截存和森林覆盖率的大量项目,进而导致全球碳排放的增加。图片:Stephen D. Melkisethian via Visualhunt

“我当选是为了代表匹兹堡人民的利益的,不是巴黎”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在宣布决定下令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 讲话 中说道。

借此,川普向全世界发出了信号:正如他在竞选期间承诺的那样,他的政府将把美国放在首位,美国的经济繁荣高于一切——当然,也包括全球对自然环境的保护所做的全部努力。

然而美国依旧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权。川普的经济政策必将在全球产生震荡, 波及所有国家,无论大小,例如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的东南亚国家柬埔寨。

虽然川普政府上台仅半年,对东南亚的政策尚未成形——仅仅在过去数月与菲律宾、泰国及新加坡领导人进行了通话,柬埔寨已经需要为美国孤立主义政策所带来的环境后果做好准备了。

柬埔寨茶胶省的一次乡村集会。美国援助的大幅削减将严重影响农村居民的生活。同时中国将取代美国资助柬埔寨并进行援建,大量基建工程,包括水坝,公路和矿井将涌入村民生活。

援助计划遭重创

今年四月下旬,美国《外交政策》月刊发文章 指出,2018财政年度美国对柬埔寨的经济援助将锐减70%,而川普政府计划对整个发展中国家群体援助的削减,则超过现有援助总额的三分之一。根据《外交政策》获得的一份长达15页的国务院预算文件,川普所提议的针对美国国际发展署(UNAID)预算的削减,若经国会通过,将终止约30至35个世界范围内的实地项目。

对柬埔寨而言,这意味着总计达1170万美元的援助削减,分别来自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发展署,其中后者的援助包括一系列旨在帮助维护柬生态环境的项目。

2017年2月和三月,美国国际开发署驻柬埔寨办事处主任Polly Dunford对蒙多基里省的东部平原进行了访问,视察森林与生物多样性项目对柬埔寨人民生活及自然资源保护的影响。援助基金的丧失可能会导致此类项目终止。图片来源:美国国际开发署驻柬办事处
傍晚时分的柬埔寨热带雨林。虽然经济欠发达,柬埔寨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森林和生物多样性。图/Rhett A. Butler

美国国际发展署在柬埔寨的工作,包括支持当地企业生产和销售非木材类的林业产品,以及帮助柬政府和地方社区寻找森林碳截留相关的商机,抵消因森林砍伐而带来的额外的碳排放。

国际发展署还致力于促进柬埔寨环境相关的政策和法律的制定与实施,以促进柬实现其对国际社会的环境承诺。这些法规,对于保护柬丰富的森林等具有高生物多样性的区域至关重要。具体的案例包括,帮助白朗森林(Prey Lang Forest)实现可持续发展支持空帮鲁(Kompong Phlu) 地方社区与政府协商环境管理的权利移交问题,等等。柬埔寨的森林退化率全世界居首,政府普遍的腐败现象纵容了非法伐木业的猖獗,而非法挖沙和非法渔猎等行为也给自然环境带来严重的创伤。同时,柬埔寨依旧是一个贫穷的国家,美国的经济援助对于其自然环境的保护是不可或缺的。

对全世界的代价

《外交政策》四月份那篇报告发表后,如今川普详细的预算计划已经向公众公布。2018年对柬埔寨的援助,虽然与去年春天公布的数据有细微差别,但形势依旧惨淡,援助额度只是曾经的一小部分。

尽管川普的预算计划仍需要国会通过——事实上民主与共和两党的政客们都反对他在对外援助上的严苛——专家们称,川普的预算向世界放出了一个强烈而具破坏性的信号:美国不再像之前那样关心其它国家了。

《外交政策》的报道一经披露,一位前政府官员公开批驳称,削减援助是在为美国的正面形象敲响丧钟:“他们所在做的事,本质上无异于自毁美国对发展中国家最有影响力的工具,也即我们的援助发展项目,” 布什政府前国际发展署官员Andrew Natsios告诉《外交政策》,“我不认为他们真正理解国际发展署所扮演的角色,或其驻外官员的身份。国际发展署的驻外官员,是美国最重要的对外形象之一。”

Angkor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ACCB)在柬埔寨当地学校开展环境教育。该组织称,外国援助对于保护柬生态环境是至关重要的。图片来源:ACCB
一只柬埔寨森林中的老虎。大量国际发展署的基金的撤回,将对柬埔寨国内的生态维持与环境变化应对项目产生长远的不利影响。图/Rhett A. Butler

当Mongabay尝试联系美国际援助署驻柬埔寨代表时,美国驻金边的大使馆发言人Jay Raman称,国际援助署无法接受采访,美国国务院对川普的预算计划也暂不做评论。同时白宫对此也无回应。此外,Mongaybay向华盛顿美国务院邮件询问,得到回复是(署名“国务院官方”):“2018财政年度国务院以及美国国际援助署的财政预算案,将努力确保税款的有效使用,以支持总统提高政府效率的承诺。”

与川普政府对于其预算提案带来的环境冲击所保持的沉默形成对比的,是许多人主动站出来为柬埔寨发声:柬埔寨的平民与自然正面临着威胁。

Angkor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位于柬埔寨暹粒市)的项目经理Michael Meyerhoff告诉Mongabay,外国的捐赠是维护柬埔寨基础设施和自然环境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资金来源。“由于历史上的动乱与冲突,柬政府所兴建的绝大多数的基础设施与对自然资源的管理都是这几年才出现的,”他解释道,“NGO组织与外国援助在其中作出了许多贡献,而且依旧在协助柬政府寻找资金来源,以及提供专业技术和设备上的支持。这一过程远未完成,因此外国的援助资金仍是必需的。”

转向北京

川普提议的对柬埔寨援助的削减,将进一步导致柬美关系的紧张化。就在今年,柬埔寨首相洪森公开指责了华盛顿追讨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笔对柬贷款的行为。许多柬埔寨平民认为,美国声称柬埔寨欠款是十分伪善并缺乏道义上的合理性的,尤其考虑到越战期间美国在柬国土上投下的炸弹数量,比二战中盟军投下的炸弹总数还要多——这给柬浦寨带来了大面积的毁坏与政局不稳,间接导致了红色高棉政权的上台及其灭绝人性的残暴统治。

与华盛顿之间愈演愈烈的矛盾,使得洪森开始寻求中国的支持。他称中国是柬埔寨“最值得信赖的朋友”。最近几年,中国也开始将柬埔寨当作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 中的一个战略性的盟友和重要的投资伙伴。来自北京方面的现金流是柬埔寨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 。作为回报,柬埔寨已成为中国在ASEAN的重要传声筒, 并会在类似南海问题的议题中打破ASEAN内部共识转而支持中国的主张。

然而分析者称,美国影响的褪去以及中国影响力的增加,对柬埔寨的自然环境会带来许多不利影响。中国政府历来对环保问题不甚上心,尤其是国土之外的事。与之相对的,北京方面将经济发展放在首位,而且喜好建设耗资巨大的基础设施。

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在湄公河下游计划(Lower Mekong Initiative)部长级会议上发言。会议于去年7月在在老挝首都万象召开。这一计划被认为是美国在东南亚地区环境举措的先锋,而在川普上台后,该计划很可能将付诸东流。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我认为,柬埔寨转向中国后可能带来的最大的问题在于,笼罩在相关项目周围的不透明因素,” Courtney Weatherby,一位来自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位于华盛顿的专注国际和平与安全问题的智库)的东南亚问题研究分析师说道,“与西方国家政府或西方投资者合作的好处之一,在于他们倾向于持较高标准,尤其是环境与社会方面的标准,而且运营模式较为透明,允许批评的声音,所以还会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而总的来说,中国投资的项目则往往与之相反——当然,例外是有的,并且这些例子值得注意;近年来中国投资者的运营模式也在改善。不过,整体而言,他们依旧因达不到与西方投资者相同的标准而遭受批评。”

Weatherby指出,由美国牵头组织,包括了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的的湄公河下游计划(Lower Mekong Initiative),是东南亚地区环境保护的一支积极的力量,虽然川普还没有公开批评或发推特嘲讽该计划,中国已经做好插手的准备。北京方面推出了自己的方案,即澜沧-湄公合作机制(Lancang-Mekong Cooperation Mechanism)。在美国资金和影响力缺乏的情况下,这一方案可能将大受欢迎。

柬埔寨的森林面临盗伐的严重威胁。美国国际开发署援助的撤回可能将导致中国的跟进涉入,而中国政府政策上向来不够透明,对待环境问题也缺乏重视。图/Rhett A. Butler

“美国与中国面对该区域的目标和手段非常不同,所带来的影响也将差别巨大,”她说道。“美国尽管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超级大国,但毕竟不是东南亚国家的邻邦。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国在这一区域的涉入,尽管并不是毫无自私,但比中国的插手所引发的疑虑要小的多。”

“湄公河下游计划与澜沧-湄公合作机制服务的目的非常不同,” Weatherby补充道,但是“当你翻看中国发布的有关澜湄合作机制的声明时,它们听上去与‘一带一路’或其它专注于大型基建的项目没有什么不同。”一带一路计划,在很大意义上,是北京方面试图将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在经济上紧密相连的纽带——通过一系列昂贵的地跨欧亚的基础设施建设,来巩固其全球领导者的地位。

联合国的角色

联合国在柬埔寨也有正在实施的环保项目,都划归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 UNEP) 之下管理。而环境规划署则又是一个川普公开反对并曾发推特矛头所指的机构:“ 联合国有那么大的能耐,但现在却只是一群人碰头的聚乐部,用来唠嗑开心的旮旯。我为你们感到悲哀啊!”

在柬埔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项目包括,帮助农村人口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巩固柬埔寨已有的保护区系统,并减少因森林砍伐和退化带来的额外的碳排放,等等。

柬埔寨境内没收的非法采伐的木材。 非法砍伐森林在柬埔寨十分猖獗,而这一问题在川普执政期间很有可能将被疏忽。图/Rhett A. Butler

联合国环境署亚太策略与规划部门的官员Jonathan Gilman指出,柬埔寨的人民和自然环境正面临威胁。如同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虽然柬埔寨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贡献并不大,但勉为生计的穷人们却要遭受气候变化所带来的一系列猛烈冲击。

“柬埔寨的国计民生很大程度上依赖自然资源,故而环境的可持续性对于保证其经济和社会的持续发展是至关重要的,”Gilman说道。“这样的一个国家在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及气候变化问题面前是非常脆弱和敏感的,竭泽而渔式的开发自然资源也非常危险。首当其冲的,仍旧是底层的穷人。”

“联合国将支持和协助柬埔寨王国政府规划对抗环境变化的项目,及参与相关的国际合作。”Gilman说道。

在谈到川普的政策、对柬埔寨援助的削减时,Gilman明确地将联合国与美国的任务区别开来,“我们还不了解相关的削减,但那是美国的政策,偏重援助哪些国家是他们的决定,”他说。“当然,联合国欢迎美国国际发展署对环境相关项目的支持。”

印尼乌叶猴(Trachypithecus germaini)。柬埔寨,它的人民、森林和野生动物,依旧处在从越战的毁坏和伤痛中恢复的过程中。越战时美国在柬埔寨投下的炸弹数量,比二战中整个盟军所投掷的炸弹还要多。图/Rhett A. Butler

管理缺失和大资本集团带来的威胁

在美国国内,川普已经着手改政移风,不断推出偏袒贸易与产业而忽视环境保护的政策。虽然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但我们可以预料,此类“贸易产业友好型”政策及意识形态很快会出口至他国。看上去,美国国务卿、前埃克森美孚公司首席执行官Rex Tillerson的领导下的对外政策,对于践踏环境的大型基建工程将不会做太多干涉。

而渴望迅速发展经济的柬埔寨,正遍布 此类工程项目,并且其中的许多已经在威胁着其农村人口的生活与生计。例如,一条在建的连接越南与柬埔寨的“边境带公路”,就将贯穿现在仍人迹罕至的云晒国家公园(Virachey National Park)。此类工程往往会带来对当地百姓及资源的剥削,因为这些新建的道路为跨国的木材贸易、矿业及大型农业企业的入侵带来了便利。

在柬埔寨东北部,湄公河支流塞桑河(Sesang River)与斯雷博克河(Srepok River)上的 大坝,将使下游居于河边以捕鱼为生的人们失去生活所依。同时非法的木材砍伐也将加剧这些村落的支离破碎。虽然在大坝水库淹没区伐木是允许的,但打着大坝的幌子进行的伐木作业却远超出了这些区域。

目前处于筹备阶段的Sambor大坝 将会是柬埔寨境内湄公河上的第一座大坝。而该工程会对自然环境带来一系列的危害,例如将摧毁濒危动物、现存仅150头的短吻海豚(伊洛瓦底江豚) 最后的栖息地。

柬埔寨洞里萨湖上的一个浮动村落。湄公河上游所建的大坝会对下游产生巨大的冲击,尤其对于这些生活在下游的芸芸众生们。图/Jialiang Gao,GNU自由文档授权许可版本1.2(Wikimedia)

总结:其它的要务

总之,川普几乎完全无视诸如柬埔寨这类小国的政策,将造成一种政治真空,进而间接引发一系列环境问题。美国领导力影响的褪去,援助资金的流走,再加上柬埔寨法制力量的衰颓和腐败现象的猖獗,会使得跨国大公司趁虚而入,兴建对自然环境具有毁灭性影响的大型基建工程。

在之前奥马巴政府“重返亚洲”的策略之下,总统和国务卿希拉里两人都积极推动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奥巴马任期内,白宫对于柬政府践踏人权、言论自由和自然环境的有争议的政策,都是发声谴责的。美国国会部分议员曾公开表达对柬埔寨危险的政治气候的不安,并且不少官员为规劝柬政府进一步推动可持续性发展做出了很多努力。从许多方面来说,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对东南亚事务的介入,对该地区而言是一个稳定性因素

然而,川普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将抛弃奥巴马政府介入性对外政策,取而代之的是“美国优先”,增强美国自身的实力而减少对其它国家政策的影响。

柬埔寨上丁省。一条在建的连接越南与柬埔寨的“边境带公路”,将贯穿现在仍人迹罕至的云晒国家公园(Virachey National Park),这是柬国内最大的保护区。图/txikita69 via VisualHunt

一些观察者担心,美国影响力的回缩,及其纵容专制和反环境的政策,将会被其它国家的政治强人们看在眼里并效仿,尤其是诸如柬埔寨这类国家。的确,金边的专制政府已经十分欣喜地借用特朗普对本国媒体的攻击,来为其镇压本国敢于发声的记者的行为进行辩解

柬埔寨政府“正在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到目前已逮捕关押了25名政治犯,其中几位是人权捍卫者。针对异见者的‘严打’发生在选举前,这不是巧合。”洛杉矶西方文理学院外交及国际事务副教授Sophal Ear指出。“白宫的睁眼无视,对于人权捍卫者的命运而言是毁灭性的。此外,川普总统,这位自由世界的领导者,却在与各国专制领导人媾和,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不幸中的万幸是——如果我们可以这么叫的话——川普还没有发推特提及柬埔寨,”Ear补充道。“可能只是因为柬埔寨不够一条推特的重要性吧,或者川普本人在世界地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国家。”

对美国国际援助署预算削减的决议还未下达,然而,如果川普的孤立主义、美国第一、反生态环境的政策继续横扫全球,独裁者与贪婪的大公司们定会步其后尘以为仿效。最终受伤流泪的,是短吻海豚、湄公河、柬埔寨的森林和贫苦的百姓们。

Prek Piphot河沿岸的森林。柬埔寨主要河流上修建的大坝与非法砍伐森林对其生态系统及沿岸居民带来严重的危机,美国援助的丧失将加剧这些问题。 图/Rhett A. Butler




译者感谢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孙婧同学认真审阅及提供建设性的翻译意见。

发表者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