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猿类在这方面情况也不容乐观,任何研究东南亚褐猿的人都可以证实。约73%的亚洲灵长目面对未知的未来,全球对棕榈油的需求将东南亚两种褐猿(苏门达腊猩猩和婆罗洲猩猩)推向了灭绝边缘。

美洲和非洲大陆灵长目的数据总体上来说稍微不那么形势严峻,有三分之一多被认定为受到威胁。但也有一些极端例子隐藏在那些数据里,比如只有仅存的900只山地大猩猩(Gorilla beringei beringei)。

非洲和中南美洲的猴类和猿类也逐渐面临与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数量减少的危险。研究人员写明,在威胁全球范围所有灵长目种类的因素中,农业扩张是罪魁祸首。
在1990年和2010年期间,人类掠夺了150万公顷(约5790平方英里)的土地用于农业种植,是法国面积的三倍。研究表明,森林覆盖面积损失更有两百万公顷(7722平方英里),而森林正是很多灵长目的主要栖息地。

采伐作业和牧场经营开辟了大片土地,侵略了之前灵长目的领域。

Low Impact Logging
圭亚那伊沃克拉马森林被砍伐。照片版权归Pete Oxford /国际保护主义摄影师联盟所有

除了生态系统的完全破坏,还有其他因素导致了灵长目数量减少。当牧场、农场和种植场入侵灵长目领地的同时,灵长目的栖息地被分割成了不连结的岛屿,因此同种类被分离开来。研究人员写道我们几乎将地球上一半的热带森林和58%的亚热带森林都分割成一片一片。

德国莱比锡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一位灵长目动物学家,玛莎•罗宾斯说:“毫无疑问归根结底最大的威胁是栖息地的丧失。我认为随着人口和人类消费的增长,我们使用的土地面积也越来越多,这应该是众所周知的。” 玛莎•罗宾斯并没有参与灵长目的研究。

罗宾斯称赞该项研究的广度并补充道:“在总结保护灵长目这方面,这项研究做得很好。”

令她欣慰的是,研究团队不仅逐一分析了导致某些灵长目面临灭绝的直接原因,比如狩猎——该行为危及了百分之六十灵长目(以及其它许多哺乳动物),他们还深入讨论了一些潜在原因,例如区域经济落后与灵长目栖息地的破坏息息相关。

根据上述原因,研究人员提出了十余种措施,帮助解决灵长目数量减少的问题,包括减少在较富余国家灵长目交易的市场需求和发起运动教育下一代保护这些动物的重要性。

埃斯特拉达说:“通过对儿童、青少年和成年人进行教育,采伐林木、不可持续性狩猎和非法贩卖这些问题或能得到快速解决。”

0118-colobus-range-loss-map2
乌德宗瓦红疣猴(Piliocolobus gordonorum)仅限于坦桑尼亚的乌德宗瓦山脉,并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主要由栖息地丧失导致的濒危物种。马里兰大学的数据显示,树木覆盖区域在2001年至2014年期间损失了大约4.5%,该地区的茂密森林区域在卫星图像中呈分散状。照片由 Stavage 通过维基共享(CC 3.0)提供/大致区域范围数据来自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

他还说:“但这种投入不是能一次性的。教育项目必须要长期进行,不能只持续一会。”

罗宾斯指出了与许多保护灵长目重要措施的悖论。

她说:“从某些方面来说,解决法案极其简单,比如停止砍伐树林和动物非法交易,发现减少疾病的途径。”

“所有的措施都很显而易见,只是办到实施和真正改变十分困难。”

埃斯特拉达称该研究还揭示了我们很多灵长目所知甚少。至今科学家还仍能发现一些新种类,比如最近刚发现的天行者长臂猿(Hoolock tianxing),一种生活在中国和缅甸山上的猿类。

埃斯特拉达说:“我们极其缺乏关于大多数灵长目的自然历史、生态学、行为学和生物学方面的科学知识储备,因此急需更多的实地研究来清楚了解生物适应人造威胁的能力。”

Estrada etal SA Fig 1_op2
图表为全球灵长目物种丰富度、分布、受到威胁和数量正减少的百分比。图片由Alejandro Estrada提供(Estrada et al. Sci. Adv. 2017; 3:e1600946)

灵长目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是个未知的谜底,这还有待灵长目动物学家的探索。埃斯特拉达和他的同事们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对340种灵长目进行了多成因分析,这是迄今为止对灵长目物种之间基本关系进行最大规模的研究。

埃斯特拉达说:“通常,密切相关的物种之间在基本生物学方面相似,如体型大小、生殖生理、饮食和行为习惯,甚至地理分布。这种相关性可能使物种受到以下几种情况影响,例如其栖息地分布的自然变化、人为导致栖息地的减少或丧失、狩猎或气候变化。”

基于这些联系,科学家就可能可以类推,预测一个物种所面临的威胁会如何影响另外一个物种。

埃斯特拉达说:“由于灵长目数量少,面临威胁大,说不定不久人类就会导致灵长目物种接连灭绝。”新研究强调并迫切要求我们对灵长目进行更细致的理解,同时处理我们人类对它们不停施加的压力。

埃斯特拉达说他对我们的成功机率充满信心,但他也现实地说道:“我们时间已经不多了。”

 

引用:

  • Estrada, A., Garber, P. A., Rylands, A. B., Roos, C., Fernandez-Duque, E., Di Fiore, A., … Li, B. (2017). Impending extinction crisis of the world’s primates: Why primates matter. Science Advances, 3(1). Retrieved from http://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3/1/e1600946.abstract
  • Greenpeac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 and Transparent World. “Intact Forest Landscapes. 2000/2013”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January 18, 2017. www.globalforestwatch.org
  • Hansen, M. C., P. V. Potapov, R. Moore, M. Hancher, S. A. Turubanova, A. Tyukavina, D. Thau, S. V. Stehman, S. J. Goetz, T. R. Loveland, A. Kommareddy, A. Egorov, L. Chini, C. O. Justice, and J. R. G. Townshend. 2013. “High-Resolution Global Maps of 21st-Century Forest Cover Change.” Science 342 (15 November): 850–53. Data available on-line from: http://earthenginepartners.appspot.com/science-2013-global-forest.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January 18, 2017. www.globalforestwatch.org
发表者 Maria Salazar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