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还是自由?社媒强烈维护印度食人虎自由,引发保护争议


 A tiger identified as Ustad prowls Ranthambore Tiger Reserve in 2012. Photo credit: Allan Hopkins.2012年,一只确认为Ustad的老虎在伦滕波尔老虎保护区内徘徊。照片版权: Allan Hopkins.



5月8日,当56岁的护林员Rampal Saini出发去印度著名的伦滕波尔老虎保护区巡逻时,谁也没有料到这是条死亡之路。Saini被一只老虎咬住咽喉,一击毙命。这只备受争议的T-24虎,又名Ustad,是保护区内颇受海内外游客欢迎、出境次数最多的明星。但Saini是Ustad这5年来的第四位受害者,他的死亡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尤其是网络上)。大家为是否囚禁这位“海报明星”争论不休。

印度还从未有一只老虎引发如此轩然大波。在Saini的悲剧发生前,Ustad犯错后接受的惩罚常常只是被关押,从来没有被驱逐。而Saini的死成为了那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印度国家老虎保护局出台的指导方针,保护区行政部门在Ustad 2012年咬死第二名受害者后对其进行了严密看管。即便它于同年咬死第三名受害者,不肯从尸体上离去,官方仍迟迟不愿将其冠以“食人动物”的称号。这个称号是为那些以杀人为乐、被判死刑或终身囚禁的动物保留的。然而,Saini的死正式让Ustad获得了“食人动物”的称号。

 Ustad sniffs the area where he killed 56-year-old forest guard Rampal Saini on May 8, 2015. Photo credit: Dharmendra Khandal.
2015年5月8日,Ustad嗅着它咬死56岁的护林员Rampal Saini的地方。照片版权:Dharmendra Khandal.


保护区邻镇爆发了抗议。当地居民威胁,如果Ustad仍被允许在伦滕波尔自由活动,他们就烧毁林业部办公室和整片森林。解决此次事件已刻不容缓。林业官员害怕愤怒的居民会在尸体上投毒诱杀Ustad和其他老虎,这就会进一步激化人虎矛盾从而威胁到保护区内整个虎群的生存。

5月16日,即事件发生一周后,官员给Ustad注射镇静剂,将其关进笼子送到了250英里外乌代布尔的Sajjangarh生物园区,仍位于拉贾斯坦邦。Ustad目前被安置在园内一个面积为0.5公顷的封闭围栏里。



Ustad网络支持者:恢复自由

Ustad重新安家迅速加剧了印度国内外的论战。人们利用社交媒体要求恢复Ustad的自由,为了帮助它重返伦滕波尔,人们用上了一些网络标签:#我是Ustad#,#送Ustad回来#,#抵制伦滕波尔保护区#。成百的群众参与烛光集会,在斋普尔、阿格拉、海得拉巴、孟买、那格浦尔和班加罗尔等地进行抗议示威。与此同时,也有来自国际上的请愿。

Ustad的支持者认为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四起死亡事件都和Ustad有关,所以它不能被认定为“食人动物”。他们声称,Ustad从未在自己的领地之外伤人,所有的攻击都是在它的领地内,所以攻击只是它正常的防御行为。正因如此,他们认为不应该剥夺Ustad的自由和对它两个幼崽的保护,更不该让四面楚歌的虎群损失一名重要成员。一些支持者坚信是旅游利益集团把Ustad塑造成一个罪犯形象,导致了最终将其囚禁的决定。

野生动物保护者、前国家环境部长以及其他一些人都质疑,如果Ustad是食人动物,它为何不攻击那些经保护区入口大路参观象鼻神庙的游客?那是在它的领地范围之内的。

Ustad其中一名主要支持者是Chandrabhal Singh,他是普纳市的一名市场营销专员。Singh针对林业部门和拉贾斯坦邦重新安置Ustad的决定提出了诉讼。他告诉Mongabay网站,官员并未遵守印度国家老虎保护局出台的方针和标准,他们草率决定重新安置Ustad,决定流程缺乏透明度,也未提供足够法庭证据来解释为何Ustad被定义为食人动物。“谁能证明凶手是一只老虎呢?更何况被攻击的人已经死了。”

Singh自诩是一个“消息灵通的游客”,他说自己有一封印度国家老虎保护局的来信,信上称保护局是在Ustad被转移后才收到消息的。而且保护局也建议拉贾斯坦邦不要把Ustad定义为食人动物,暂且将其留在园内用摄像头严密监视。Singh的案例深入到更多的法律依据,这起诉讼挑战了官方转移并囚禁Ustad的权威。

 A protest in Jaipur, India, calling for Ustad's release in May, 2015. Photo credit: Shelley Mattocks.
2015年5月,斋普尔爆发抗议,要求恢复Ustad的自由。照片版:
Shelley Mattocks.



然而5月28日,拉贾斯坦邦高级法院不予审理Singh的诉状,此前印度最高法院也不予审理。高级法院裁决,“专家重新安置Ustad的决定并不能称为是草率、武断或不合理,相反,这个决定是最适合T-24虎的。”

一只老虎还是整个虎群?

Singh和其他Ustad的维护者在意的是一只老虎的命运,而专家认为整个虎群保护的大局才应该是重点。孟加拉虎濒临灭绝,野生孟加拉虎不到2400只。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印度是拥有孟加拉虎数量最多的国家,大约有1700只。伦滕波尔保护区现场主管Y.K. Sahu告诉Mongabay网站,保护区里就有42只成年虎和15只幼崽。

Sahu认为转移并囚禁Ustad是十分必要的,否则还会有下一个受害者。重新安置Ustad的决定让林业部门赢得了当地居民的信任和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就无法实现虎群保护工作。尽管有群众举着蜡烛参加游行,呼吁恢复Ustad自由,但伦滕波尔的事态已经平息,林业部门也不用担心会有愤怒的群众为了给死者报仇去伤害虎群。

Sahu告诉Mongabay网站,“考虑到虎群保护的大局,重新安置Ustad是唯一的选择。”

 Local men rescue a tiger known as T-20 that had strayed into a village near Ranthambore Tiger Reserve, injuring two people. Photo credit: Dharmendra Khandal.
当地居民营救一只T-20虎。这只老虎在保护区附近村落流浪,造成2名村民受伤。照片版权:Dharmendra Khandal.


与当地保护小组“关注老虎”一起工作的生物学家Dharmendra Khandal过去12年一直在伦滕波尔附近生活,研究人虎矛盾。他密切关注着Ustad的案例。

“Ustad在伦滕波尔的卖点就是食人动物,”Khandal告诉Mongabay网站,导游向游客介绍Ustad是一只“食人”老虎,这就渲染了紧张气氛增加了保护区旅游的经济效益。

谈及Ustad是不是罪魁祸首的问题,Khandal说结论已经很明显了。“园区外面的人没有资格来判定是不是Ustad咬死了这些受害者。园区守卫看到了它的行为。 这是没有科学证据可言的,当你能清楚听到它身上无线电项圈发出的信号或者看到它出现在你面前,一切就发生了。”

第一、第三和第四起攻击事件发生后,Khandal都在20-45分钟之内赶到了现场。第三起发生后,Ustad迟迟不肯离开尸体,被赶走后又重新返回到攻击现场。第四起事件发生地点靠近园区入口,这里每天有上百人经过。官员将Saini尸体运走后,Ustad返回了现场。Khandal说,“它没有找到尸体,直到仔细搜寻确认尸体不在了之后才离开。但它不停地舔着地上的血迹,边走边嗅。” 第一、第三和第四起攻击事件发生后,Khandal都在20-45分钟之内赶到了现场。第三起发生后,Ustad迟迟不肯离开尸体,被赶走后又重新返回到攻击现场。第四起事件发生地点靠近园区入口,这里每天有上百人经过。官员将Saini尸体运走后,Ustad返回了现场。Khandal说,“它没有找到尸体,直到仔细搜寻确认尸体不在了之后才离开。但它不停地舔着地上的血迹,边走边嗅。”

其中三起攻击都是咬住咽喉,一击毙命。Khandal说,“这是一个食肉动物的典型表现。”

Ustad造成的人类死亡

受害者一: Ghamandi Mali,25岁,死于2010年7月3日。部分尸体被吃掉,被拽到500米开外。

受害者二: Ashfaq,死于2012年3月9日。尸体被拖拽100米,几乎全被吃掉。Ustad身上的无线电项圈显示它当时在附近。

受害者三:Forester Gheesu Singh,死于2012年10月25日。在园内检查路况 被伏击,一击毙命。Ustad被官员从尸体上赶走,随后又返回现场。

受害者四: Rampal Saini,56岁,死于2015年5月8日保护区入口处。被咬住咽喉、一击毙命。有人赶到现场时Ustad仍咬着尸体,将其赶走后才得以还原尸体。

Aditya Singh (与前文提出诉讼的Chandrabhal Singh无任何关系)是一名旅店老板、旅游承包商兼野生动物摄影爱好者。他住在紧邻保护区入口的瑟瓦伊马托布尔镇上。Singh也去了Saini遇袭的现场,他告诉Mongabay网站,当第一辆车到达现场时Ustad仍咬着Saini的颈部不放。Khandal也证实了这个说法,他是在Saini的葬礼上听一位最先赶到现场的村名说的。然而,Khandal也澄清自己和Singh乘坐同一辆车随后赶到,他们并未亲眼看到Ustad咬住Saini的脖子。

二人到达现场后尸体被还原,Singh描述了Ustad的表现,“他舔舐着地上的血迹,寻找尸体,追赶我们的车辆。”

Singh说自1973年伦滕波尔保护区建立以来,6只不同的老虎造成了9人死亡。“只有Ustad咬死了4个人,像对待其他猎物一样,咬住咽喉、一击毙命。”

他认为Ustad被冠以食人动物的称号“当之无愧”,他吃了前两名受害者的部分身体,当他正准备吃第三名受害者尸体时官员赶到并将其赶走。“这只老虎在咬死第三名受害者的时候就该被送走了。它应该被枪决。”

Singh反对花钱来维持Ustad的生命。2009年,林业部门为其进行了腿部手术和几次针对它长期严重便秘的治疗。如果不治疗,它只能维持2年多的寿命。如果在囚禁期间花钱维持它的生命,它可能还能多活7、8年,但花在它身上的这些资源足以拯救5只老虎了。”Singh说道。

 Men engage in a standoff with a tiger known as T-7 at Ranthambore Tiger Reserve in India. Tensions between tigers and people in and around the reserve run high. Tigers have killed nine people in the area since the reserve was opened in 1973. Photo credit: Dharmendra Khandal.
村民与伦滕波尔保护区内一只T-7虎僵持,保护区周围人虎矛盾激化。自1973年保护区建立以来老虎已造成9人死亡。照片版权:Dharmendra Khandal


作为一名旅游承包商和旅店老板,Singh承认靠着“食人动物”的标签的确可以赚钱。然而,他说Facebook上流传是旅游利益集团影响了重新安置Ustad的决定纯属无稽之谈。“(网上)先说旅游利益集团是反对重新安置的(因为他们能靠Ustad赚钱),后来又说是利益集团在背后操纵了重新安置。”他说。

Khandal,Aditya Singh和印度著名野生动物电影制作人Sandesh Kadur一起拍摄了一个短片,名为《T-24虎背后的真相》。短片呈现了四名受害者的一些图片,解释了Ustad是如何造成他们的死亡。

“我们制作这个短片是为了回敬(一些人),”Khandal说。“失去了一个同事,林业部门和当地居民非常难过,而有些人却在社媒上借机讽刺和开玩笑。我们想让他们看到死亡的现实,看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他们收到了成百的个人谴责和愤怒的网络评论。不过,一些老虎保护主义者指出尽管有群众呼吁恢复Ustad自由,但破坏老虎栖息地的行为会激起群众更激烈的反对。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为扩建7号国道允许大面积砍伐树木,这就直接威胁了坎哈-蓬其森林走廊附近的老虎生存。

伦滕波尔存在的问题

Khandal和一些专家认为部分原因是保护区内雄虎的数量是雌虎的三倍多,这就必然导致了虎群内部和人虎之间的矛盾。不仅如此,每天都有数量众多的朝圣者参观伦滕波尔堡和园内寺庙,更不要说保护区附近住满了居民,所以老虎攻击人类的事件远远不止报道的那么几例。

另外一个严重问题就是Ustad已经失去了对人类与生俱来的害怕。保护区副管理员Sudarshan Sharma负责了这次重新安置Ustad的任务,他告诉 《印度快报》Ustad不害怕人类已经到了追赶车辆的程度了。“老虎通常不会主动与人类发生冲突,不得不对抗的时候它们也只是咆哮或拍爪子。但T-24虎对待人类就像对待它的猎物,咬住咽喉。”他说。

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一名老虎生物学家Ullas Karanth告诉《今日印度》,“任何老虎如果丧失了害怕人类的本能,有着尾随或攻击人类的异常行为,都应立即被转移。我们的工作重点是保护虎群而不是其中一只老虎。我们的目标是让印度拥有5000多只野生老虎,现在我们只有一半的数量。”

即便法院对Chandrabhal Singh的诉状不予理会,他的一些反对者也承认他对林业部门缺乏透明度的质疑是合理的。如果林业部门能告知群众是否获得转移Ustad的许可,是否具备必要文书,更重要的是,如果林业部门能提供Ustad造成四起死亡的证据,可能就会赢得群众的信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遭到强烈反对。

当被问到未来计划时,Singh答道,“我没有放弃,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A protest in May, 2015, calling for Ustad's release in Jaipur, India. Photo credit: Shelley Mattocks.
2015年5月,斋普尔爆发抗议,要求恢复Ustad的自由。照片版权:
Shelley Mattocks.



现任的现场主管支持重新安置Ustad的决定,也赞成法院不予理会Singh的诉状。他提到了马哈拉施特拉邦塔多巴老虎保护区的案例。“塔多巴的10只老虎因为咬死人类被枪决,”他告诉Mongabay网站,“为什么没有人提出质疑?因为现在有人想从中获利。一些商人告诉我有人向他们拉赞助到群众中煽风点火。这是时间和资源的巨大浪费。”

著名自然学家、保护主义作家Valmik Thapar在伦滕波尔待了很长时间,他告诉《印度斯坦时报》Ustad是他见过最危险的老虎。“我们应该同情那些在过去5年内遭遇不幸的家庭,”他说,“那些认为Ustad不应该被转移的人都应该为下一任受害者和人虎矛盾的加剧负责。T-24虎是印度近年来获得最大疑点利益的食人虎。”

Khandal认为保护就意味着做一些艰难的决定。针对网络上要求恢复Ustad自由的请愿和全国性蜡烛游行,他评论道:“如果我们用一根蜡烛就能拯救老虎,那世上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了。”

之前的版本是Aditya Singh告诉Mongabay网站,当第一辆车赶到时Ustad仍咬住Saini的颈部不放。之后有网络评论指出之前并未公布这个信息,Mongabay网站在此证实Singh的说法。虽然无法联系到他本人,但通过与Dharmendra Khandal对话,现版本补充的信息更加完整。

发表者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