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巨大的烟霾危机是佐科威的机会

  • 印度尼西亚的烟霾危机给了佐科威一个机会主张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导地位
  • 这场危机正推动共识采取行动去解决印尼境内森林及泥碳地的衰退问题
  • 这个文章是个人评论,只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这个星期来自全球火灾排放数据库(Global Fire Emission Database) 的Guido van der Werf 发表的数据显示印度尼西亚的泥碳地大火所导致的碳排放量已经超越14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或多于日本全年碳排放量。更显著的是,这次火灾引致的空气污染更加剧了印尼国内紧急健康与区域性政治危机。印度尼西亚公司将会看见他们的产品从新加坡市场上下架及面临新加坡政府近百万的罚款,这包括印度尼西亚一些较大的出口市场包括油、煤、棕榈油和橡胶。从印尼盾的下滑与商品市场的大败包括印度尼西亚一些较大的出口市场如油、煤、棕榈油和橡胶来看,无论是字面上还是意义上,现在无疑是印度尼西亚的黑暗日子。

但印度尼西亚的公众健康危机与生态灾难却给了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 亦称佐科威Jokowi一个机会去制定对森林与种植场行业的改革。其实前任首相Susilo Bambang Yudhoyono 曾尝试推行改革但失败。而这次佐科威Jokowi有国民与商界领袖的支持去通过与实行一系列政策从而令印尼从破坏国家森林与泥碳地、剧列的社会冲突、侵蚀本土粮食安全与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家之一的做法中抽离。总统佐科威应该把握这次机会在他到美国到访前采取明确行。佐科威应利用他到访奥巴马与六周后的巴黎气候会议以推动国际支持去根治印尼的问题,就是令印尼面临国内环境、经济与公众健康三重损失的罪魁祸首。

图片 Prabha Mallya

问题

这次引致东南亚烟霾的森林大火是印尼土地政策的产物,即把大量含丰富二氧化碳的泥碳地与热带雨林转变为单一种植场。这个过程在数十年前从前任独裁者苏克托(Surhato)授与伐木许可开始。苏克托以发放伐木许可来交换他的政治势力继续支持他。当贵重的实木被耗尽后,种植行业控制了土地,把过度砍伐的森林转为工业用种植场种植木材、木浆、橡胶与棕榈油。在圈地运动中,曾经认为没有价值的沼泽泥碳地被清理和排水以用作单一种植。小公司和移民公然地涌进这些地区把更多泥碳地转换成种植场。这个过程本身会释放大量的碳,同时也为将来的碳排放量埋下一个更大的定时炸弹。

这个炸弹现在正在爆发。干涸的泥碳地是非常易燃的,一但燃点就几乎难以熄灭。虽然泥碳地大火的影响是重大的但雨季的来临通常会在更大的灾害来临前把火熄灭。冗长的干旱季节,就像厄尔尼诺现象却会造成大规模的灾害。

Smoke rising from an area of forest and oil palm in Riau in June 2015. Photo by Rhett A. Butler
图片: Rhett A. Butler

1982到1983发生的严重厄尔尼诺现象使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数百公顷的土地被化为乌有,这是第一个迹象表明印尼的土地管理政策对生态环境做成的影响有多严重。但印尼没有把它看成一个警示,反而加剧了做成这个问题的做法。由1983年开始,在印尼棕榈油的种植面积扩展到一千万公顷,木浆与木材的种植面积扩大了4百万公顷,而橡胶的种植面积则扩大了2百万公顷。火烧便是最廉价的平整土地方法。

世界各国并没有注意到这种做法带来的祸害,但1997到1998年大量的火灾导致8万公顷的土地被毁,数十亿的财务损失,数以千计的人因呼吸疾病而住院以及使数以万计的人提早死亡,迫使世界各国注意到火烧的问题。虽然如此,它们没有做什么去解决这个问题。泥碳地的伐木许可仍然继续,因伐木者的活跃,森林在萎缩。印尼拒绝签处跨境烟霾协定,这份协定是为了提高各国对抗火灾的协调性。环顾整个2000年代到2010年代早期,商品价格历来的高企,尤其是棕榈油使更多的人有兴趣发展种植场。他们视火灾与烟霾为整个行业生产的成本。直到在2013年,由于风向的缘故,新加坡的烟霾比往年更严重时这个问题才再一次在国际间获得注意。

当海洋学家预告今年将会有严峻的厄尔尼诺现象,而苏门答腊和婆罗洲的土地衰竭问题将不会得到解决时,没有人惊讶烟霾会持续。 1997至1998年的大火与烟霾可谓是最严重的。全球火灾排放数据库的Guido van der Werf 在阿姆斯特丹估计从9月初起泥碳地大火的排放量已超越美国全国的排放量,而且这个情况会持续直到大雨来临。

佐科威的来到

佐科威Jokowi在2014的总统竞选动摇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基于佐科威作为家具制造商而形成的谦逊性格,从他担任梭罗和雅加达市长时精干的管理记录与良好的管理中可以看出他的实力,而不是像从前的领导人般依赖政治及军事联系。他最出名的「走访民间」(blusukan)管理方式,就是会临时拜访村庄、邻居、政府办公室及运行一个干净及能干的管治。换句话说,佐科威jokowi被看作是一个平常人,会对抗统治阶级的既得利益与腐败以维护公众利益。他倡导如何真正地关心人。

由于来自传统的权力架构外,有人担心佐科威没有政治能力把事情办妥。有人害怕他最终会变成传统势力的傀儡。当然,佐科威的路不是一帆风顺。即使在他上任之前,强大的利益集团几乎每一次都破坏他的议程。森林,长久以来都被印尼一些最有权势的人视作财富的来源,亦成为现实的牺牲品。

NASA MODIS hotspots for Oct 14-21, 2015 as presented on Global Forest Watch - Fires.
图片Global Forest Watch – Fires.

现在的趋势

森林与种植行业己有了一个大致的走向, 迟来的价格下跌削减了持续了十多年的热潮,尤其对棕榈油更是一个重击。这引致了印尼的政治家捏造新的补贴制度,包括《生物燃料任务-混合棕榈油为生物柴油》。领导者们更用「安全」为理由,在婆罗洲的偏远地区和新几内亚推行大规模的种植发展。而实用的修改条例如提高现有种植场的生产及打击售卖劣质种子而令小农户陷入贫穷锁链的骗子似乎是次要的。要顾及这些利益并不容易,由于最近印尼一些大企业的承诺与国际对烟霆问题的关注,佐科威有千载难逢的机会去采取行动。

不少在印尼的企业希望踏上国际舞台,但他们不能透过掠夺土地、激发社会冲突、焚烧农村及推平古老森林来获取。因此,他们显著地采取零砍伐政策来设置生产与采购的标准。但几家公司现正面临信誉问题,由于卫星图像显示火灾热点在他们取得的伐木许可范围中。那些公司声称他们没有发起火灾并且正在尽一切可能把它扑灭,但疗这次危机中仍然受到公众打击,并呼吁长远的解决方案,包括更清晰的土地权利与更好的执法。无论这是否是暂时的方案,这些公司的公开承诺与烟霾的曝光可能已经让它们从维护公司正常利益转移到构成改革的战斗中。

像佐科威一样,有些公司已经在印尼政府分子手上收到阻挠。比如说协调经济事务部最近断言《印尼棕榈油承诺》的签署,以结束伐木生产棕榈油是一个伤害印尼的承诺。佐科威可以指出烟霾是真正伤害印尼人的原因。而确实由mariam marlier 在加洲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发现,1997年到1998年的烟霾造成多于1万1千名成年人因心血管疾病而提早死亡,对婴儿及青年的影响被认为更高。在国际方面,印尼的邻国都吵着要采取行动。经过多年的抱怨,新加坡已经开始对引致烟霾大火有责任的公司征收罚款。这些公司许多都在新加坡上市,有总部或办公室在新加坡。新加坡作为一个良好的居住与做生意地点的名声都受到烟霾的威胁。新加圾、马来西亚及其他国家都对印尼提供技术、操作与财务上的支持去扑灭大火。

图片: Rhett A. Butler

进一步来说,这场危机已经引起外交官的注意为即将到来的巴黎气候会议演讲作准备,事实上,气候问题无疑是佐科威下星期在华盛顿与总统奥巴马会面的首要议程。有了这两个强大的潜在因素,加上选择他来维护公众利益的印尼市民的支持,佐科威可以推进处理烟霾与加强印尼对抗气候变化承诺的议程。

Wind data for the region affected by fires. Courtesy of Global Forest Watch - Fires.
图片:Global Forest Watch – Fires.

需要改革

印尼需要认真修订政策去防止土地衰退、火灾与烟霾这些困扰大片苏门答腊和印尼婆罗洲的的恶性循环,因为这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影响到印尼新几内亚。印尼其实已经踏出了重要的一步。从2011年起,印尼已经实施过暂缓,限制了在数以万计的森林与泥碳地的新伐木许可。印尼亦发起了叫作「一个地图」(One Map)的过程去解决重复的土地要求与承诺去认知传统土地权利。政府也更积极地看待森林的用途与提供数据给观察平台如全球森林观察Global Forest Watch 去改良问责制。但要在时限内解决烟霾问题并制止温室气体排放,印尼还需要在一些重点领惑上加快速度。

对敏感地点作出强力保护。 虽然印尼在2011年对新的砍伐与种植许可实行了暂缓,但印尼仍然容许一些会使泥碳地衰退的活动以及使火灾与烟霾加剧的因素实行。鉴于当前形势的严峻性,佐科威的政府应暂停所有混碳地的转换直至环境部完成对深层泥碳地伐木许可的再评估。印尼应该展开审核去保证所有管理泥碳地与森林的法律是被尊重的。当法律被遵守后,政府应该考虑更进取的做法例如买回许可权及再次授权他们恢复生态系统。佐科威可以在巴黎气候会议开始前以强烈的暂停泥碳地发展与承诺去回复所有最近被烧的泥碳地去展示他真正的领导能力。

图片: Rhett A. Butler.

恢复生态系统。 在过去的烟霾事件中,发展商利用火灾造成的损害来开发泥碳地以生产棕榈油。佐科威应该宣布禁止在刚发生火灾的地区实行种植以停止这个做法。财政诱因-也许由国际社会承保,透过有可能在12月的巴黎气候峰会中通过的机制来恢复那些地方的水文与生态。为了保证能获得成果,融资可以跟实际成果包括对生态系统的持续维护联系起来。佐科威亦应该说清楚公司不会因预留较高的碳储存量与保留较高保育价值的地区而被征罚。一家致力保护印尼的天然资源的公司,就是国家其中一个真正的竞争优势,是应该受到政府奖赏,而不是面临被吊销许可牌照的控诉。

执行法律。 印尼许多保护泥碳地的法律现在已毁于一旦。但这些法例通常是互相矛盾并随意执行,引致选择性或有时歧视性的指控。印尼政府需要认真而一致地对待违反者,惩罚违背的人无论他们是公司高层、投机者或是侵食者。引发火灾的法律再也不能被忽视而国内泥碳地管理法更应严格执行。当地政府官员如未能持续解决火灾问题更应该承抢责任。

监管。 除了卫星数据、观察平台如全球森林监察及非政府机构的报告外,还有许多资料告诉我们哪里有大火和促进消防工作,但印尼政府在制止发布最新的伐木许可地图。最新的资科将有利于执行法律工作和改善私人部门的责任。而且最更能在火灾发生前应用最新的情报。预测模型,当地的监测网络与及宣传活动都可以帮助预防火灾,这是比扑灭火灾更具成本效益的方案。

图片: Rhett A. Butler.

土地冲突。 由于记录保存不当、与政府及部门缺乏沟通、贪污及明显的欺骗行为都让土地声言变得具争议性,也是印尼国内普遍的问题。整理谁才有权利得到哪块土地是非常复杂,但最重要的是建立良好的管理,包括看似平凡的事如税收,审核许可证与空间规划。佐科威需要承诺一个时间表及资源使「一个地图」(one map)成为现实。

实验。 在地区与省级中,当地政府与私营部门正在尝试新的方法,旨在解决火灾和烟霾的问题。例如在加里曼丹中部特别经常被火灾打击,正在努力把所有棕榈油的生产商放在可持续生产准则的管辖下。在该方案中,买家可以确信在这个管辖下的棕榈油是符信生产标准的。生产商会被置于同辈压力下-无讲哪个生产商,只要他没有坚持这个标准,也有可能使整个地区的生产商失的认证。

详尽的计算。 在印尼,土地用途一般是从毛产量而不是以产量的成本来决定的。因此,大型商品像棕榈油,木材和木浆的生产比多元化的收入来源更为优先。而负面影响如水和空气污染,塌陷和洪水,粮食安全下跌,温度上升和火灾风险的上升都被忽视了。但现在的烟霾危机显示一维系平常的商业成本是很高的。印尼政府可以重新调整奖励机制,推动可持续发展,包括鼓励社区跟目标为泥碳地以外非森林土地的企业合资。政府部门为了更好地管理应该减免税收及调整生产目标,集中于提升产量而不是种植场的面积。当社区正保护森林时,政府应该承认他们的权利而不是把他们的要求置于法律边缘的状态。财政政策应惠及推行低碳可持续发展的地方政府,从而消除转换天然森林与泥碳地的诱因。以上的方法可以使印尼解决其环境危机的根本原因,也提供了印尼一个走向更加公平和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图片: Rhett A. Butler

 

烟霾危机可否救回印尼的森林?

这次烟霾危机似乎不太可能成为印尼森林及泥碳地的救主,但若佐科威发挥正确,这个危机可以变成森林及泥碳地的救主。

利用国际势力推行气候变化的行动与大公司所给的显着承诺,佐科威能连本带利的把笼?着整个东南亚的浓烟化为完成他竞选时的承诺-对抗深根蒂固的利益与长期困难以维护公众行益-与提高印尼在国际间的地位。印尼市民、国际社会与投资者,无论是国内或是国外对此的反应都会是理想的。

Heavy smoke continued to pour from peat fires in Borneo, Indonesia, when the Moderate Resolution Imaging Spectroradiometer (MODIS) on NASA’s Aqua satellite captured this image on October 19, 2015. Red outlines indicate hot spots where the sensor detected unusually warm surface temperatures associated with fires. Gray smoke hovers over the island and has triggered air quality alerts and health warnings in Indonesia and neighboring countries. NASA image Jeff Schmaltz (LANCE MODIS Rapid Response) and Adam Voiland (NASA Earth Observatory). Caption by Adam Voiland.
图片: Adam Voiland.
发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