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之内三起死亡:濒危露脊鲸遭受沉重打击

6月24日到7月13日之间,在加拿大海域的圣劳伦斯湾,至少发现了三具濒危物种北大西洋露脊鲸的尸体。

科学家表示,北大西洋露脊鲸(Eubalaena glacialis)只有大约500只存活个体,任何个体的过早死亡都应当引起关注。尽管1935年针对该物种的商业捕鲸活动停止,其后又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这一物种还是没能从大规模捕猎的损失中恢复过来。

“三周之内就死了三只露脊鲸……真是挺惨的。”波士顿新英格兰水族馆的高级科学家 Moira Brown 说道。她正在主持一个研究项目,监测芬迪湾和新斯科舍(在加拿大东南)沿岸的鲸鱼,这里是它们以往的夏季觅食场所。“对这个种群打击实在不小,于时间于地点都是前所未有的。对加拿大海域的北大西洋露脊鲸们来说,2015年绝对是开了个坏头。”

The carcass of Piper, a North Atlantic right whale, is hoisted out of the ocean in Newport, Quebec. Photo credit: Jean Francois Blouin, Canadian Whale Institute.
魁北克省纽波特市,北大西洋露脊鲸 Piper 的尸体正被起重机送上岸。图:加拿大鲸鱼研究所(Canadian Whale Institute)Jean Francois Blouin

北大西洋露脊鲸人称“都市鲸鱼”,主要生活在美国和加拿大东岸的繁忙水域。威胁其生存的主要因素包括船舶撞击和渔具纠缠——根据2012年的一项研究,船舶撞击是这种动物最常见的死因。2012年的另一项研究检查了北大西洋露脊鲸尸体上疤痕的形态,发现其中83%的鲸鱼都至少被渔具纠缠过一次。有时鲸鱼可以自己或在人类帮助下摆脱渔具,但如果它们没能摆脱,就可能在痛苦中慢慢死去。科学家们也记录了低于预期的产崽率和逐渐下降的雌性比例,这些现象他们还无法完全解释。

近期三起死亡的原因尚未得知。

第一只死亡的鲸鱼6月24日被发现时,漂浮在魁北克省小城佩尔塞附近。据 Brown 说,科学家把尸体拖到岸边,用起重机吊出水面,用平板拖车拉到内陆的一处垃圾填埋场,就在那里进行尸检。她表示,他们没有找到明显的死因,但实验室的组织分析或许还能找出几条线索。

A flatbed truck delivers Piper's carcass to a landfill inland from Newport, Quebec. Photo credit: Jean Francois Blouin, Canadian Whale Institute.
平板卡车把 Piper 的尸体运到魁北克省纽波特内陆的一处垃圾填埋场。图:加拿大鲸鱼研究所(Canadian Whale Institute)Jean Francois Blouin

新英格兰水族馆的科学家们把这一物种中几乎每只个体都登记在册,他们认出这只鲸鱼正是他们1993年来一直跟踪调查的雌性个体,大约24岁,名叫 Piper。Piper 这些年来生了三头幼崽,最近一次就在两年前。Brown 说,她至少被渔具缠住过两次,1994年一次,2002年一次。

“他们没有发现胎儿,但是她本来很快就会怀孕了的,就算不是今年,通常明年也差不多了——大约每三年怀孕一次,”Brown 说。“当然,失去一只成年雌性、一个母亲的悲剧在于,你不仅失去了她,而且失去了她将来的孩子。”

Scientists prepare to necropsy Piper's carcass at a landfill inland from Newport, Quebec. A preliminary necropsy report did not identify a cause of death. Photo credit: Jean Francois Blouin, Canadian Whale Institute.
在魁北克省纽波特内陆的一处垃圾填埋场,科学家准备剖检 Piper 的尸体。初步尸检报告并未查出死因。图:加拿大鲸鱼研究所(Canadian Whale Institute)Jean Francois Blouin

Piper 死后两周,7月9日,加拿大政府的飞机在佩尔塞市以东约70海里处拍摄到第二具尸体。据 Brown 说尸体漂浮在海面上,已经严重腐烂。四天后,7月13日,又有船员发现第三只死亡的露脊鲸,漂浮在马格达伦群岛以西约20海里处,也在圣劳伦斯湾内。

这两具尸体没有搬运上岸。水族馆的研究者无法辨认第二具尸体,但第三具确认是六岁的无名雌性,上次见到活着是在12月27日。

Brown 说这次至少失去两只雌性,对这个物种是“一次打击”。

异常的迁徙

Brown 表示,在三起神秘死亡事件发生的同时,圣劳伦斯湾的露脊鲸活动也神秘增加。今年夏天(原文写作时夏天刚过一半)在湾内已经观察到20次露脊鲸,但这些鲸鱼通常要到晚些时候才开始露面。

“这个时节在圣劳伦斯湾看到这么多次露脊鲸是前所未有的。”Brown 说道。

不过,露脊鲸的异常迁徙最近几年已成常事。

这一种群的相当部分都曾常年遵循这一迁徙规律:冬季产崽地点在佛罗里达和乔治亚沿岸,冬季觅食场所在科德角湾(美国东岸),春夏觅食场所在科德角外海。水族馆一份追溯到35年前的记录显示,大多数鲸鱼常年春末至秋季都在圣劳伦斯湾以南颇远处的两处主要觅食场所:芬迪湾和新斯科舍南部称为罗斯威海域的地区。除了其他对迁徙路线的偏离,近四年的夏季和秋季,这两处觅食点的鲸鱼数量都大大减少,而就算有露面的鲸鱼也并不是往年长期在此逗留的那些。

A group of juvenile North Atlantic right whales socializes off the Florida coast. Photo credit: Florida Fish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 Commission, NOAA Research Permit # 665-1652.
幼年北大西洋露脊鲸在佛罗里达沿岸集体活动。图:佛罗里达鱼类与野生生物保护委员会,NOAA研究许可号665-1652(Florida Fish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 Commission, NOAA Research Permit # 665-1652)

她说,这些鲸鱼似乎找不到它们赖以为食的那种浮游生物——桡足类,而以前桡足类是很丰富的。她和其他研究者怀疑这一地区水温上升导致喜冷水的桡足类只能待在更北的地方。

Brown 正着手准备水族馆一年一度的船舶出海调查,对象是芬迪湾和罗斯威海域的露脊鲸,35年来,每年8月和9月都是如此。不过今年夏天,她还会在圣劳伦斯湾进行补充调查。
 

利用新技术寻找和保护鲸鱼

Brown 说,那些失踪的鲸鱼不管去了哪里,肯定都是找吃的去了,而她和其他科学家决心找到它们。

除了 Brown 今年夏天的船上调查以外,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下属的东北渔业科学中心也在对美国东北沿岸的鲸鱼定期进行航空勘测。

不过,露脊鲸生物学家越来越青睐新技术。新英格兰水族馆所属的研究项目由哈利法克斯的达尔豪斯大学的研究者们领导,正试图阐明发生变化的鲸鱼迁徙模式,找出鲸鱼现在可能的聚集地点。

Brown 表示,上周研究组向罗斯威海域和新斯科舍沿岸其他地区派出了三架接有卫星设备的自主航行器。其中两架航行器配有水下传声器,能通过叫声检测和识别四种濒危鲸鱼:北大西洋露脊鲸、塞鲸(Balaenoptera borealis)、长须鲸(Balaenoptera physalus)和座头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第三台自主航行器则可以检测浮游生物,并测量水温、盐度和深度。

A copepod (Calanus finmarchicus), the North Atlantic right whale's preferred food. The copepods may be changing their distribution in response to warming waters in the Northwest Atlantic, and right whales appear to have changed their longstanding migration patterns in response. Photo credit: NOAA/C.B. Miller/K. Tande
一只桡足类动物(飞马哲水蚤,Calanus finmarchicus)——北大西洋露脊鲸最喜欢的食物。随着西北大西洋水域变暖,桡足类动物的分布可能在改变,而露脊鲸看起来也随之改变了它们之前长期保持的迁徙模式。图:NOAA/C.B. Miller/K. Tande

“眼观、耳听我们都用上了,希望能听到或看到点什么。”Brown 说。

人们花了几十年来确定露脊鲸的关键栖息地并保护它们,包括移动某些航线以避开它们。可是现在,这些鲸鱼却似乎在随着海洋环境的变化改变迁徙路线,研究者们不得不重新考虑该怎么保护它们才好。Brown 说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灵敏的鲸鱼探测系统,不论鲸鱼出现在哪里,都能立即探测到并通知海员,以避免撞船事故。

寻找鲸鱼的策略除了使用自动航行器,还包括放出一款名为“鲸鱼快讯”(WhaleAlert)的APP,每个人都可以汇报目击鲸鱼的情况,包括死亡或受伤的鲸鱼。这个APP也可以提醒海员附近有鲸鱼,并给他们发送详细信息,告诉他们降低航速和回避某些区域。

“现在正是积极使用技术的好时机。我们需要借助技术,寻找[新的]鲸鱼聚集地。而且……我们要在鲸鱼可能出现的茫茫大海中搜寻,光靠眼睛看是不可能的。”Brown 说。

不知当初如果使用了这些技术,能否帮到今年夏天死去的那三只北大西洋露脊鲸。如果说这些不幸的死亡还能带来一线希望的话,那就是这最终或许能提供了解鲸鱼迁徙模式变化的线索。

Piper and her newborn calf swim off the east coast of Florida in January, 2009. Photo credit: Jessica Taylor, New England Aquarium. NOAA Research Permit #655-1652-01.
2009年1月,Piper 和她的新生幼崽在佛罗里达东岸游泳。图:Jessica Taylor,新英格兰水族馆,NOAA研究许可号 655-1652-01(New England Aquarium. NOAA Research Permit #655-1652-01.

参考文献

Van Der Hoop, J. M., Moore, M. J., Barco, S. G., Cole, T. V.N., Daoust, P.-Y., Henry, A. G., McAlpine D. F., McLellan, W. A., Wimmer, T. and Solow, A. R. (2013), Assessment of Management to Mitigate Anthropogenic Effects on Large Whales. Conservation Biology, 27: 121–133. doi: 10.1111/j.1523-1739.2012.01934.x (减轻人类活动对大型鲸鱼影响的管理评估)

Knowlton, A., Hamilton, P., Marx, M., Pettis, H., and Kraus, S (2012), Final report on 2009 right whale entanglement scar coding efforts. NOAA, NMFS, Northeast Fisheries Science Center. Contract #EA133F-09-CN-0252. (2009年露脊鲸缠绕伤编码的最终报告)

发表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