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小岛国都能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那么世界其他地方是否能够效仿?

基里巴斯,是一个由33个太平洋岛屿环礁组成的小国,预计将是海平面上涨后首批被淹没的国家之一。但是,这个国家最近做出了一项惊人的承诺:在它领土范围内15万平方英里的海域将禁止捕鱼,而这将导致政府财政收入减少一半。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这个小国做出这样不朽的活动?总统Anote Tong说,基里巴斯是借此向全世界传递一个信息:“我们需要作出牺牲来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一个未来。”

总统Tong的话语并不是装腔作势。基里巴斯看起来似乎将在本世纪中期作出最后的牺牲,到那时,这个国家的许多工程将不适于人居住。上升的海平面将会污染淡水的供应,毁坏农田,并且侵蚀海滩和村庄,迫使人们离开。基里巴斯并没有做任何事情却要获得这种命运;它的温室气体排放几乎可以忽略,它的人口仅10万人。现在它已经准备在其他国家购买土地用作最终安置他们人民的场所。


Anote Tong。拍摄:Lawrence Jackson。

基里巴斯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它除了鱼类和干椰肉外几乎没有其他的自然资源。但是它拥有世界上最原始的珊瑚礁和健康的鱼类资源,这现在成为了它为这个星球作出安乐贡献的基础:凤凰群岛保护区(PIPA)面积有40.825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遗产点。

PIPA只是总统Tong计划的一部分,他有更大的雄心——太平洋海域的景色——面积达3850万平方公里(2400万平方英里),这个面积要比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联合起来的陆地面积都大。在过去的两年里,总统Tong联合了16个太平洋国家来发展这个计划,目的就是通过提高渔业管理、保护和保存生物多样性等手段来寻求维持海洋的健康发展,更进一步的科学的理解海洋生态系统,并且降低人类活动带来的消极影响。

总统Tong在面对艰难逆境时的努力为他在保护界赢得了相当多的尊重。Greg Stone博士是国际保护组织的首席海洋科学家以及海洋保护的资深副会长,他把总统Tong比作“海洋的特迪.罗斯福”,因为总统Tong为海洋所作的一切就如同美国第26届总统在20世纪之交为保护陆地所作的工作。

他说:“我们在这所看到的一切将是一个海洋管理新时代的到来”。


图片来自 phoenixislands.org

总统Tong带着他的信息在上周前往旧金山参加了加利福尼亚和世界海洋2010年会议。出席会议的还有美国代表Sam Farr (D – CA),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的管理者Jane Lubchenco,慈善家David Rockefeller Jr.,海洋学者Sylvia Earle,以及数百个海洋科学家和保护管理论者,总统Tong力劝全世界采取行动来保护海洋并避免气候变化。

“事实上,如果我们要为现在和将来的后代成功管理及保存这些资源,就有必要巩固全世界对太平洋海洋管理所作的一切努力,”他说。

根据他在会议上发表的演讲,总统Tong同Mongabay.com网站的Rhett Butler讨论了气候变化和海洋保护。

下面就是对总统Tong访问的一个简短的摘录。


图片来自phoenixislands.org


对基里巴斯的总统阁下ANOTE TONG的访谈

mongabay.com: 基里巴斯的人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最终命运却掌握在遥远国家人民手中的的这个事实?

President Anote Tong: 有一种不公平的感觉,但是还有谅解,只是到最近为止,人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可是却知道我们今天要做什么,并把它作为正常业务继续开展,这是不负责任的和不道德的。未能采取行动就是处在真实犯罪的边缘。


黑鳍白鲑鱼学校就在凤凰群岛保护区的McKean岛附近。© Randi Rotjan, 新英格兰水族馆。

据国际保护组织的数据,在凤凰岛保护区登记在册的有200多种珊瑚虫、500种唯一的鱼类、18种海洋哺乳动物以及44中鸟类。

但是我们并不是唯一要面对这种未来的国家,其他岛屿国家和位于海平面以下的国家以及沿海岸的区域,同样处于危险之中。

我们都可能成为受害者,甚至美国,比如卡特里娜飓风和加利福尼亚的火灾。

mongabay.com: 是否有一种感觉就是应该从外界获得帮助以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President Anote Tong: 基里巴斯是一个信仰基督教的民族。长期以来,人们遭遇了洪水和其他不可抗力的破坏。但是现在人们开始认识到海平面正在上升而且这种情况会变得更差。人们都应该动员起来,他们需要帮助。

现在有一种感觉,就是那些对造成这种问题的人应该承担解决问题的部分责任。

mongabay.com: 你是否有信息想要传达给更多的公众?

President Anote Tong: 我们必须要转变那种一个人、一个民族改变不了任何情况的想法。要知道100万也是由一个一个的1加起来的。每一个人、每一个行为都很重要。

太平洋是一个海洋。不管你在加利福尼亚扔什么东西,最终可能将会到达我们的海岸。所有我们需要一起来行动。

mongabay.com: 如果你能够寻求到一切,又将会做什么呢?


Butaritari, 是位于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的一个环状珊瑚岛。照片来自Google Earth。

President Anote Tong: 我们请求全世界的人们都能做出一定的牺牲,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记忆,这一切的命运都岌岌可危。我不认为任何人想淹死一个人,而这却是即将发生的事。

气候变化或许是自奴隶制以来道德上最大的一个挑战。国际社会对谴责恐怖主义、种族屠杀和核扩散都很容易,为什么却看不见我们对气候变化无所作为的不公?

作为一个应对气候变化的前线国家,我们将是因他人不采取行动而收到影响的首批国家之中的一个。因此,我们要求我们的人民在周末要更加的努力,要做出牺牲。


色彩鲜艳的圣诞树蠕虫(Spirobranchus spp.) delicately filter feed from their home in a Porites spp. coral colony on Enderbury Island. © Jim Stringer.

据国际保护组织称,凤凰岛保护区包括8个环状珊瑚岛,2个淹没在水中的暗礁群,大约14个淹没在水中的海山,以及深海和公海的环境,现已被形容为最孤立的并且在这个星球上没有受到人类影响的区域,类似于1000多年前海洋的外表特征。

最终,基里巴斯做出了牺牲。我们建立了PIPA,为此关闭了许多我们领海内的捕鱼。为做出这个决定,我们需要统一我们国内的政治斗争和意见,但是这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声明。

捕鱼占据政府税收45%的来源,而且对人民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谋生手段。

我们为生物多样性以及海洋鱼类的库存做出了贡献。我们对渔业资源的保护会为海洋的其他地方带来好处。没有捕鱼的区域会增加外面区域的鱼群数量。

穿过太平洋Oceanscape,我们联系了16个国家来采取相似的策略以保护海洋资源。这个Oceanscape要比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连起来的陆地面积还大。

Oceanscape的想法是非常合乎逻辑的。共享太平洋的国家很早以前就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处理问题。

mongabay.com: 是否PIPA会为基里巴斯吸引旅游资源?

President Anote Tong: 我们国家旅游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固定的航班服务,但是我们正在为此努力。我们到夏威夷才2个小时。


A manta ray gracefully swimming near Kanton Island. © Jim Stringer.

PIPA 确实创造了许多的宣传,尤其是围绕基里巴斯所面临的气候变化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不知道问题所在的话,你不知道怎样关心一个国家?

我们可以为游客提供许多绝对有吸引力的地方。我们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捕鱼,而且我们的珊瑚礁有部分是最为原始的。这里只有很少的居住或者干扰,使得这个区域成为了研究气候变化的活的实验室。它可以作为某些研究的基准。

mongabay.com: 基里巴斯的珊瑚礁是否经历过珊瑚褪色?

President Anote Tong: 我确实看见过漂白,但这是否是气候变化导致的结果,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有些珊瑚礁重新恢复了,这为我们带来了希望

mongabay.com: 你们对管理水域打击非法的捕鱼船队有困难吗?


Reef shark. © Randi Rotjan,新英格兰水族馆

President Anote Tong: 我们有巨大的专属经济区,面积有350万平方公里(135万平方英里),但是只有一艘巡逻船,所以这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同美国有个协议——我们的观察员可以登上他们的船只。我们同时也得到其他国家的援助。

我们有个计划就是通过邻国飞越领空来加强监督。

mongabay.com: 是什么带给了你希望?

President Anote Tong: 我拒绝相信任何有良心的个体在知道他们的行为会导致别人死亡的情况下仍然会若无其事的继续他们的工作。

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忘记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一个人的命运。我们不是在讨论北极熊。我知道北极熊非常珍贵,并且我也不愿看见他们消失。但是我也不愿看见我们的人民消失。

  • Phoenix Islands
  • CI的PIPA网页
    发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