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持我们 | 联系我们 | RSS | Twitter
主页  |   少儿版  |   热带雨林  |   图库  |   环境新闻  |   其他语种  |   英文主站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系我们

实录中国环保进程
Mark Szotek
徐俏云/译
September 26, 2012


采访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中国项目

TNC staff and volunteers repairing signage at Meili Snow Mountain National Park in northwest Yunnan. Community benefits and ecotourism are at the heart of TNC's program to establish national parks in China. Photo by: Tang Ling.
TNC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正在滇西北的梅里雪山国家公园修建警示牌。社会公益和生态旅游是TNC建立国家公园的核心工作。(Tang Ling/摄)



TNC成立于1951年,覆盖30多个国家,而且在美国的50个州都有开展工作。协会有一百多万成员,在全球范围内保护了超过11900万的野生陆地和5000公里的河流。TNC在中国采取了积极的行动,因为中国是全球人口最多且对全球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国家。以下是对TNC多位领导者的一次采访。 Program.



Mongabay: 请您告诉我们TNC在中国的发展背景和历史背景吧。

Zhang Shuang, the Director of the TNC China Program.
张爽,TNC中国项目干事
张爽(TNC中国项目干事):尽管TNC是一个很大的国际组织,我们从中国西北部一个非常小的角落即云南省开始工作。1998年,我们受邀于云南省政府,协助他们完成地区的保护计划。我们在云南依然开展大量的工作,但现在也将工作扩展到四川、内蒙古和长江流域。

虽然中国解决环境污染问题的挑战很大,也就是当中有相当大的机会和需求,我们仍然专注于某一个特定的区域,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地产生影响。我们的工作包括处理气候变化问题(通过恢复森林和建立适应战略),给已受保护地区引入新模式的同时加强现有保护地区,还有减少水力发电的影响和解决中国核心地域长江流域的其他发展问题。

我认为很多NGO都揽上了超乎现实的任务。不幸的是这样会让它们的工作效率低下。这就是TNC中国项目十分注重考虑当地利益和平稳前进的原因。

Mongabay: 请您告诉我们的读者为什么中国会这么在乎环境保护问题,尤其是在全球都努力改善环境的氛围中。


马简(TNC中国项目副干事)
余杰(自然协会中国项目气候变化策略负责人):中国的重要性反映在其对全球经济发展和资源消耗数据上。自从2003年加入WTO以来,中国生产了比其他国家都多的商品。中国人不断变化的生活方式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结果,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国,也是现在最大的温室气体(简称GHG)排放国。中国主要从其他发展中国家进口原材料,然后生产加工产品,并在本国和海外市场进行销售。

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铁矿石、铜、铝和木材,我们的国家从哪里进口这些材料,如何在本地加工和如何影响世界能源市场——这些都是中国所要面对的挑战。

Mongabay: 在保护环境方面,中国被简单地贴上“环境威胁者”的标签,这已经太平常了。TNC如何看待这一种观念?

张爽(保护协会中国项目干事):中国对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大。我们无法否认这一观点。我们当中有很多人都十分关注发展和提高生活质量。但是我们保护协会在很多方面将中国看作是进行全球性环境改善的实践机会。这是我们实现非对抗性和方法导向的前提条件。中国的一切变化得都很快,特别是规则和人们对环境的观念。中国已经是世界在绿色技术和生态恢复等方面的先锋,而且现在也采取令人瞩目的行动来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

在全球260亿瓦特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生产中,中国占有超过八成。其中,10%用于国内消耗,其余用于提供需求日益增长的国际市场。

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中国已经在世界占有新风能装机容量的领先地位。2011年,中国新的装机容量为180亿瓦特,是全球风能产量的五分之二。

单单在2009年,中国种植了588万公顷森林,每年的种植量是其他国家总和的2.5倍。这一番努力实现了全球最大的植树计划。

Mongabay: 请您描述一下管理局在中国开展工作时建立的一些保护措施的要点。


"Yu Jie, Climate Change Policy Director of TNC China Program.
马简(TNC中国项目副干事):我们和三峡大坝公司、中国政府机构在长江一起开展有关可持续水利的项目。如果成功实施,这个项目对河流的治理将会是改革性的,能够给长江流域4亿居民和成百上千的本土鱼类带来好处。大坝建设也会跟随与此相似的模式,即提供更充足的电力资源和恢复下游泛滥平原的湿地,同时,鱼也能继续生存。去年六月,三峡大坝就释放多余的水来帮助下游的鲤鱼饲养。这种鲤鱼是中国最重要的渔产,而三峡大坝给予了有用的帮助。

在云南和四川,我们也正在协助恢复超过7千公顷的自然森林,这必定有益于当地社区,野生动植物和被隔离性气体二氧化碳改变的气候。

Mongabay: 您认为中国在改善环境上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在哪些领域还能改进?和中国在环境保护方面有哪些积极的进步?

马简(TNC中国项目副干事):虽然取得很快的进步,但是中国在保护环境的运动中还是处于婴儿期。中国正处于如50年前的美国一样的转折点,那是美国普遍受到环境污染的侵扰。也像美国一样,中国正在采取积极的行动以解决这些问题。其中一项显著的措施就是中国在2020年前实现碳强度降低45%的宣言。另一个值得期待的目标是中国计划在2020年前恢复40万平方千米的森林和增加13亿立方米的立木材积。实现这些目标都需要大量的批评建议,因此不仅要有来自政府的支持,还要有来自社会和像TNC的机构。

有一次,我们和政府一起建立起一个全面的生物多样性数据库和一系列的保护建议,这些成果在之后成为政府举办的“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策略与行动计划”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对NGO来说,像这样被纳入为政府计划的核心有很重要的意义。为了引入一些新的保护模式,我们也和许多不同类型的机构合作,比如我们曾引入一种现代的国家公园模式,让私人建立名为“土地信托保护区”的自然保护区。我们也积极促进中美伙伴关系中的科技交流,希望能够提高治理长江流域的能力,如水力发电和保护野生动植物,还有分析气候变化对人们和自然产生的已有影响,等等。目前,TNC尽管对中国的保护政策产生了切实的影响,仍然面对着中国过快发展的挑战,可谓任重而道远。

Mongabay: 也许很多读者都没能意识到中国的饮用水资源日益紧缺,而且这已构成中国最大的环境和经济威胁。在摒弃了标准的自然保护模式“土地保护模式”之后,TNC中国部将水域的发展与治理作为工作重点之一。请您给我们谈谈这个转变是如何发生的,你们制定了哪些计划和面对着哪些尚未解决的问题。

Collecting water samples on the Upper Yangtze Rare and Endemic Fish
Nature Reserve near Chongqing. Promoting effective conservation is at this
reserve is crucial for protecting the last habitat on the upper Yangtze
for both fisheries species that communities depend on and rare species
like the Yangtze sturgeon found no where else in the world. Photo by Yang
Bo/TNC.
Collecting water samples on the Upper Yangtze Rare and Endemic Fish Nature Reserve near Chongqing. Promoting effective conservation is at this reserve is crucial for protecting the last habitat on the upper Yangtze for both fisheries species that communities depend on and rare species like the Yangtze sturgeon found no where else in the world. Photo by Yang Bo/TNC.
马简(TNC中国项目副干事): 实际上,TNC的任务就是保护所有生命都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水资源。我们最近在中国的流域治理工作集中在中国的核心地带长江流域。我们和政府合作,致力于流域的综合治理,即把长江流域看成一个整体性的系统,而非不顾大局而独立行事的一个个省市。TNC还协助定位长江流域的生物多样性与优先保护地区。由于发展是无可避免的,定位对于持续发展兼顾健康和生产力的河流生态治理来说十分重要。长江计划的核心是对上游大坝的管理,我们要追随一种自然模式,那就是维持下游的生态平衡,并且恢复泛滥平原的湿地。

Mongabay: 在充分了解全球保护的理念后,TNC中国项目的受托人董事会建立起中国全球保护基金会。这个博爱项目的最初目的是什么、计划的筹资规模有多大呢?

张爽(保护协会中国项目干事):我们建立这个基金会是为了让中国的慈善家有更多途径去为他们关心的全球问题作一份贡献。基金会是去年成立的,由我们的干事董事会成员马杰克提出,一开始就有1500万美金的资金注入。

Mongabay: 基金会其中一个最先开展的项目是协助保护亨氏牛羚,这是东非濒临灭绝的一种羚羊。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物种,以及为什么亨氏牛铃会被选为中国全球保护基金会优先保护的动物。中国保护基金会还计划支持哪些物种的保护工作呢?

The Critically Endangered hirola.
The Critically Endangered hirola.
张爽(保护协会中国项目干事):基金会本身是去年在我们带受托人董事会走访一个TNC项目之后成立的,那个项目就在肯尼亚。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一次大开眼界的旅行——亲眼目睹肯尼亚令人叹为观止的野生动植物,同时也看到保护区面临的威胁。中国的野生动物消费常常受到谴责,因为其在非洲的偷猎行为日益猖獗。但是,也在那里,我们协同中国一些极具影响力的富人建立基金会以保护非洲野生动植物。这就是为什么亨氏牛羚是我们优先选择的,它们是非洲乃至地球高危濒临灭绝的物种之一。

基金会现在计划把保护计划扩展到每一个大洲,这相当让人振奋。我们的干事董事会由一些中国企业家组成。为了顺应国家经济发展的趋势,这些企业家在国内做出重大贡献的同时, 他们的视野也放远到全球,跳出国界考虑问题。当商业利益扩展到海外,他们和全球的联系就更加紧密。他们想为可持续发展出一份力,而且不仅仅在中国,也在他们所关心的其他国家。

这是非常重要的,他们能够吸引许多人关注并支持环保行动,也能帮助拓展全球的环保事业。这个趋势也给中国的海外投资引进一个新的维度。这不仅仅为了谋求发展和追逐利益。这表明了他们明白可持续性发展和环保事业能够让所有相关的领域受益,诸如商业、大自然和社会。这些远见的企业家给大家树立了榜样。随着这些企业家先锋支持的项目获得积极的效益,环保事业的进程就会呈指数型增长。而不断的回报会鼓励他们投入更多并影响更多的人加入其中。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开始。

Mongabay: 地理政治学派认为多年的环境恶化会产生累积效应,如果不及时阻止,将会拖累中国经济发展增速在全球的领先地位。你们的团队认为上述问题是否值得考虑呢?中国要怎样才能制定出有效的环保政策,也就是不仅维持和加速中国人民的繁荣发展,而且鼓励人们接受关注全球的整体观?

Monitoring staff at the Motianling Land Trust Reserve in northern
Sichuan setting up motion sensor cameras to collect information on the
reserve's rich wildlife including giant pandas, takin, and golden
snub-nosed monkeys. Photo by Zhang Ming/TNC.
负责监视的工作人员在四川北部的摩天岭土地信托保护区安装运动传感器相机,目的是收集有关保护区内各种野生动物的信息,包括大熊猫,羚牛和金丝猴。(TNC张明/摄)
余杰(自然协会中国项目气候变化策略负责人):一些地理空间的确限制了我们的发展。严重的环境恶化不仅影响境外发展,也危害公众健康。诸如资源开发、能源消耗和气候变化等等活动都产生全球性的影响。解决环境问题的方法应该在有效的政策上达成一致,这些政策应涉及环境、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目前,中国环保事业最大的阻碍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 发展模式。

以政府主导的高速发展并不支持环境影响评估,环境影响评估多数是无效的。而且,在政府主导下,政策制定和执行中的权力难以平衡。只有当这些国内问题都得到解决,一个更健康、可持续的中国发展模式才能迎合全球的公共利益。实际上,平衡经济发展和持续性发展的问题是每个国家都面临的挑战,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展国家。也许我们能够相互学习彼此的经验吧?







MONGABAY.COM
Mongabay.com 是一家专门提供自然环境新闻资讯的门户网站。

菜单
主页
环境新闻
热带雨林
水下王国
图库
少儿版
马达加斯加
其他语种
关于我们
帮助我们
联系我们 RSS/XML


主页  |   少儿版  |   热带雨林  |   图库  |   环境新闻  |   其他语种  |   英文主站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系我们



© Rhett Butler 2006-2010